IT
您的位置:中华在线网 » 科技 » IT » 正文

携程的“华山之惑” 岳不群能等来令狐冲么?

核心提示: 一场实名举报让携程陷入信任危机。举报者例举了携程涉嫌无牌照从事支付业务、沉淀用户资金等等违规问题。自泄露用户信息、虚假机...

一场实名举报让携程陷入信任危机。举报者例举了携程涉嫌无牌照从事支付业务、沉淀用户资金等等违规问题。自泄露用户信息、虚假机票之后,携程再次遭遇与行业领军地位不符的口碑滑铁卢。

一场实名举报让携程陷入信任危机。

举报者例举了携程涉嫌无牌照从事支付业务、沉淀用户资金等等违规问题。自泄露用户信息、虚假机票之后,携程再次遭遇与行业领军地位不符的口碑滑铁卢。 

若把OAT行业比作武侠江湖,携程是当之无愧的华山派。但武林风波诡谲,即使第一大门派,难免也有不可言说的一面。 

作为携程长年的“掌门”,梁建章自然与岳不群云泥之别。公众视野中,这位儒雅君子,一直带着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怀色彩。

近距离观察时,你会看到他身上的另一面:用铁腕对待下属而缺少温情,以家长制的作风掌控公司,谈论商业道德的同时,也暗度陈仓,将对手拖入无休止的烧钱深渊。

如今携程与梁建章遭遇的困境,或可称为华山之惑。作为执掌携程的岳不群,他能等来让携程重生的令狐冲么?

1

在金庸笔下,岳不群对徒弟冷酷无情。

为获得辟邪剑谱,他砍伤林平之,诛杀八弟子,将一切嫁祸于令狐冲。将其逐出门墙后,还向江湖各大门派发出“死亡追杀令”,一心置之死地. 

商场征战中的梁建章当然是个坦荡君子。但他挽救携程危局的过程中,也曾展现相似的杀气. 

曾有下属回忆,与梁建章开会会非常紧张。不满意时,他会眼睛一翻,“怼”你一下,意思是“别在这浪费大家时间了”。

这一怼,让人身体精神双重难堪,“天天跟着他碰面的高管,肯定更累”。

面对媒体发问,他习惯只用寥寥数字回答。如果他想要开掉一个员工,会不动声色,有内部人士称,“只要他想好,谁都无法说服他。”

有媒体分析,在梁建章的逻辑里,所有人都理应跟得上他的思维与格局。如果不是,那么对不起,很可能是你太笨。

2013年,回归携程的梁建章,率先扔出的一步棋,就是“壮士断腕”般,砍掉曾经为其立下汗马功劳的线下地面团队。

那时,携程数次开展内部裁员,调整地面销售和电话营销部门,一度到达“一个不剩”的境遇。

当年携程的起家,就是靠地推团队深入各个城市推广携程卡,血拼人力实现了业绩增长,打下了帝国的根基。

但时过境迁,这些元老功臣渐渐被视作“鸡肋”。

与同程打门票大战时,梁建章对员工实行包产到户——谁想做门票业务的老大,自己压钱,没钱,就卖携程的股票。

曾有媒体报道,最早的“携程四君子”聚在一起创立事业,也曾发生不少摩擦碰撞,传出“不和”的消息。其中发生怎样的故事,已成为难以窥探的秘密。

梁建章的杀气只为公司利益。但对元老员工而言,这一招绝情刀。

2

《笑傲江湖》中,身为华山派掌门的岳不群,表面上丝毫没有高人一等的架子,喜欢结交籍籍无名的朋友,甚至与人过招都毫无霸气,气势蕴藉儒雅。

然而华山派内部,他却说一无二,迷恋着权力。面对忠心耿耿的大弟子,岳不群担心手中的权力遭到威胁,只知提防,处处刁难。

其实携程内部,也数次试图推出一位令狐冲式的接棒者。可惜的是,无论是早期的职业经理人范敏,还是那些呼声颇高的新锐,似乎都欠缺了一些火候。

对他们而言,梁建章的威望与成就,如同难以超越的高山。

熟悉的人知道,他看起来外表柔和,“内心却有一股狠劲”,骨子里充满强势。他绝非岳不群之辈,却也难免有家长之风。

几年前,曾有记者探访携程。每层办公区的几百位员工,都坐成一排排,几乎没有独立区域。

CEO梁建章的办公室是个例外,那里经常响起《飞得更高》等汪峰金曲。隔着落地窗玻璃,员工们的一举一动近在眼前。

去年年底他已经卸任CEO一职业。但每天早上,新任CEO孙洁仍会与他进行15分钟左右的早会。而孙洁所做更多的,是“负责把这些战略蓝图转化成可执行的路径”。

据携程公布的信息,梁建章未来仍将专注公司的创新、国际化、技术、投资和战略等携程的关键领域。他与孙洁的对外口径中,都使用了与对方“共同努力”一词。

一度有媒体分析称,交出帅印,不如说是要站幕后运筹帷幄,“垂帘听政”也不无可能。

其实梁建章的强势,早有先兆。

在深圳卫视的一档《百佬会》节目中,梁建章作为嘉宾,面临一道智力题:两只壁虎先后掉从墙壁掉下来,是因为什么原因?

有人猜互相咬下对方的尾巴,有人猜交配。而梁建章回答:第一只掉下去的壁虎,是第二只的领导。

主持人随即向台下的携程员工说:你们好好捧着我们的梁总。

玩笑归玩笑,但携程“太上皇”的说法,也一度出现在媒体的标题里。

3

江湖中,岳不群被称作“君子剑”,外表也是一身正气,经常告诫弟子“时时记得仁义为先。

背地里,他为了《辟邪剑谱》不惜以女儿做饵,拿到后宁愿挥刀自宫。他杀死恒山派两位师太,却信誓旦旦地捉拿凶手。浩然正气外表下,却无行侠仗义之实。

商场如战场,充满明枪暗箭、尔虞我诈。君子如梁建章,也深知衡量结果的唯一标准,只有成败。

低价战是他熟悉的打法。

当年,梁建章轻描淡写地一句“要把价格战进行到底”,让竞争对手胆战心惊。数年内,OTA行业一直处于“烧钱”节奏。根基深厚的携程,一年耗资逾10亿元持续打低价战,而去哪儿则不得不陷入亏损的后遗症。

面对携程的低价门票策略,同程的吴志祥度日如年,“十年省吃俭用省一个亿准备上市,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你要么把市场让给它,要么跟它干,干一天损失300万元”。

人才的争夺战,也是携程的另一武器。

携程曾在同程旁边设立办公室,“这边楼梯上去5000元月薪,那边楼梯上去15000元月薪”。2014年春节,一共有五位同程高管离职,投奔了携程。

此前携程发力美食林项目,在招聘广告中特地开设了“美团专享”的职位,意在挖竞争对手美团的墙角。

后来携程主动投资了同程,结束了战役。只有吴志祥自知冷暖,“人生最大的悲哀不过是,大楼写的是同程旅游奠基,完工后挂的是携程LOGO。”

以资本运作解除威胁,也是梁建章善用的商战手段。

曾有一家旅游科技公司因融资找到携程,不到一个小时,管理层就直接问,可否出售,还说会计随时来算账。

有媒体报道,在与去哪儿合并的过程中,携程与百度“瞒着”去哪儿CEO庄辰超,暗地达成协议。那时,梁建章不接受任何采访,讳莫如深。事后有媒体称,庄辰超的不甘写在脸上。

曾有坊间传闻,携程在和去哪儿对战期间,曾将用户转到去哪儿订的低价房。接到大量去哪儿的低价订单后,酒店大为不满,加剧矛盾。

先是拼杀艺龙,然后斩杀去哪儿,再去封杀阿里去啊、美团大众,携程无情地狙击着潜在对手。而酒店方面即使对携程低价心存不满,却又担心取消金牌、排名靠后,只能沉默。

曾有声音指出,当后台管理系统严重滞后时,当用户通过携程购买到假机票的时候,携程早应放下垄断者的高傲,直面用户的不满和痛点。

如今,即使解甲归田,梁建章已然是在线票务领域的武林盟主.

历经数次风雨跌宕,所有人都希望他能成为有担当的英雄乔峰,而不是双重标准的岳不群。只有那样,战乱不断的OAT市场,才能迎来久违的风调雨顺。


Tags:程的 华山 岳不群 令狐冲

编辑:timedia